天馬.jpg  

 

最近畫畫不是我在作畫…應該說…是畫布上隨意堆積的油彩在教我畫…引導我去畫…

喔!我拋去了刻意作畫的方法。

坐在畫布前面…在一堆無意識亂塗的肌理筆觸中,在調色盤上敲著畫刀,腦子想著鶯歌的肉丸,我問著:畫布啊!請告訴我,我要如何畫你?

畫布就會告訴我要怎麼去畫它,主題在哪裡。

答案出來了,就順著他要表達的東西去完成。

簡單!就動個幾筆就好!

呵!呵!呵!呵!呵!

高明!

我畫出一切活物了。

百花開,果熟香,歌之,舞之。

真是至高的享受。

全站熱搜

A-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