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5  我身體一向包裹著一層很細很薄讓人看不到又超堅韌的保潔膜在人間跟人們互動。

我的保潔膜是偉大是厲害的不得了的保護膜,不過啊!用這麼好的保潔膜去行在人間…最好要給人類們看得到的一些偽裝才好。

於是我在保潔膜上用毛筆舔墨胡亂的寫上—

笨、憨、流口水、帶屎、衰尾道人、雞屎手、衰、病、老、敗、殘…

這樣一來,就真的很圓滿了,錦衣要夜行嘛!

嘻嘻嘻嘻…喝!真爽!

全站熱搜

A-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