亙古之鑰匙  

我是橡皮筋,有彈性可拉扯不斷裂,能束住東西很方便。

唉呀!我橡皮筋是橡膠樹的汁液做的啦!也有個使用年限的,半年就衰敗的爛糊糊。

我的對立方雙生兄弟是鋼鐵,沒有彈性,強固耐高壓不斷裂,能做太多事也是很方便。

唉呀!我鋼鐵兄弟就是怕那海邊的鹽霧,一兩年也是朽壞的爛糊糊。

我們兄弟倆是最早在無常中証得空性的。

全站熱搜

A-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